祖籍山东,生于广西苍梧县。广西艺术学院山水画专业研究生毕业,师从全国著名画家黄格胜教授。历任柳州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柳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、广西艺术学院漓江画派学院副书记、副院长;现任广西艺术学院美术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广西美术家协会理事、漓江画派促进会常务理事。

孔令宇画山水没画多少年,但“杀”上来的速度迅猛,像旋风翻滚一般,稍不留神就到跟前了。

山水画,在广西美术的“族群”里,是大户。这些年完全借漓江画派风起云涌的发展势头,感召了一大批在绘画尤其在写生方面的有才气者。这些人不全是所谓的学院科班出身,但大多是牛人,周身本事。他们把不同的资源,从不同的路线汇集于此,都很快在山水画里显露才气和智慧,如前所讲,孔令宇就是这拨人里引人注目的一个。

孔令宇,书法起家,没入画道前,其书法就显山露水了。最近他给柳州市柳候公园贤良祠写过一个《贤良方正对策碑》,长20米,高2米有余,围绕三面墙,把我吓着了。从规模论,我以为也应该是广西公共艺术中的书法之最了。

由书法入画,是孔令宇的优势,也是书法的优势。也就七八年的功夫,孔令宇已是山水画界的一匹“黑马”,反正策马跃进“杀”上来的三两个人里,绝对有孔令宇!我是从他近期的创作及今年的写生里看明了这个势头。

虽然书法和画画(写意画)是两个领域,但究其根本,道和气场相通相同,而且是书在前、画在后的关系。所以有绘画天才者,取道或借助书法,如虎添翼。国画里这种道理明摆着,西画也有点这个意思,只是,西画不那么直接罢了。书法入画,促进画艺成长者众,少有听说画好,可促进书法者的。

画,当然有其独立性,比如造型、把握对象的能力、形式布局、画面的神采气息等问题,但其无处不在的书写感和线的质量,以及那种放笔自如的胆气,往往来自于多年的书法修为,进而滋养画面的神气,所以国画里的提笔下笔就有暗功夫,这是画面的大问题。

孔令宇下笔不怵,干脆利落,下笔即造型,对画面有个人理解的方向感,所以从画里能看出他的性格和悟性。技巧固然是必须的,但那终究是一个人外在的打扮,而画里面的魅力,天生丽质最重要,这种例子画史上有的,如齐白石、林风眠。另外传统也重要,重要到好多圈里人都挂在嘴边,引以为自豪。但旋进去迷失自己的也不少,如京派那一大茬画师们。拿传统做矛,从来不是画道精进的力量!自己是谁?从哪来?到哪去?对一个画家来讲,既是个人的问题,也是时代问题。在这里面才决定一个人的高下,往高讲是智慧,往低讲是才气,孔令宇入画道不久,也面临这个问题。孔令宇依靠写生入道,心系传统是不假的,但他在这种过程中倒是没有将此奉为“最高指示”,更多的还是从生活和造化中习得传统,讲究性格情怀流露于画的那种感受。看孔令宇的画少有迟疑之处,多是很爽朗的气息。性情指挥笔头,画就好看,遮蔽和扭捏是画之大忌。

孔令宇对各地的不同山水都有好奇心,不囿于自家山,就像史学研究里,对新史料的发现和运用往往影响着学术研究的新方向一样。今年,孔令宇跑了一趟西北,画回一批四尺的写生,非常的好看,把握对象的能力已逐渐趋向自主自由的境地,生活感很强,笔墨多是自己的理解,这种理解中有悟性和勇气,所以画面里没有笔笔讲究出处的那种酸气。

我看孔令宇的画,能感觉到他认识上的单纯性,没有故意的复杂化,倒是处处流溢着好奇心和一种勇气。好奇心保证他观看的用心,对画面形式感的在意,勇气则保证他下笔的见性情,对自己从哪来?要去哪的坚定。

孔令宇有画瘾,是写生迷,只是现在公务忙,好在他总有本事在忙的缝隙里挤出时间动几笔,这种时间有零碎的、有整块的,都是业余和休息时间。在节奏快的社会里,摊上了画画这挡子事儿,这活儿也变得不容易。不过,话说回来,还是好奇心和勇气重要,有这两个东西集于身上,融成素质,做啥事也不难。

(刘新,教授,现任广西艺术学院艺术研究院副院长、漓江画派艺术研究中心主任、漓江画派促进会常务理事、广西桂版优秀图书奖评委、国家艺术基金评委、广西美术家协会理论艺委会主任。)

初时令宇毕业于广西师大美术系,属科班出身,后拜在著名画家黄格胜先生门下专攻山水画。他抓紧每一个时间段来创作,甚至每日中午必作画一个多小时。他的书法甚好,尤以小楷见长。每日必练字多篇以为日课,曾抄写金刚经数十遍。其硬笔书法字帖流行于市,成为众多爱好者的偶像,其中不乏有身居高位者。他的悟性高,好学善学,随时随地注意与人交流切磋,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机会,并且他有一个很好的习惯,就是但凡听到、看到对自己有启发的东西都做笔记记录下来。有时候手头没有纸笔,情急之下就用手机来做笔记。这样日积月累下来,为自己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另一方面,令宇多思善思,反应快。这从他近年创作的大量作品中可以看出来,不断地临摹、写生,他认真实践着古人讲的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,汲天地之气,养笔下文章。所以他研究山水画的时间不长,却进步神速。

吾观其作品,雄强、沉稳、大气,个人面貌已初露端倪。笔墨自在沉着,既有古意,又自由挥洒,非心胸坦荡者不能为之。《松风云海图》的画面构图呈塔形,松石耸立,云烟推举,气势磅礴如千钧巨鼎置于方寸之间,直欲冲破苍穹。《带雨云埋一半山》则展现了画家的另一面,松林如众美人摇曳多姿,群峰则似山里小伙拥立,山与林就像壮乡男女对歌般优美多情。画家是带着感情在作画。从形式上来看,作品以线为骨,墨韵辅之,注重造型与位置的经营,取得了良好的整体效果,书写式的表现提高了作品的品位。

常言道,画如其人。绘画中的一点一划,一个痕迹,无不是个人情绪修养的自然流露。字正必须心正,任何投机心理及各种杂念都是艺术的死敌。我看当今艺道之中,追名逐利者众多,多少名家高手倒在了商家的利诱之下,削尖脑袋巧取豪夺,失去了自我,失去了目标。

令宇画得很惬意,正如乃师黄格胜先生常说的“不着急,不偷懒。”不急功近利,又勤奋努力,成就自己的艺术梦想,当在情理之中。

孔令宇先生画作中最夺目的,我感觉是那些有独特视角和个人情怀需求所创造的,富有张力的,那些姿态各异充满画幅,粗壮的树干所构成的画图。他的思想、他的用心、他的爱,他那浓浓的情,融于笔、水、墨、纸。融于那些苍老雄壮枝蔓的反复皴擦书写刻画当中。笔过处,老辣苍茫,又层层积染,沉雄而勃郁。那些用心灵和精神融铸的形象,仿佛从亘古无声岁月中走过漫长年轮的老者,立于天地间。重墨的树干,分割了空间,围出亮点。其间或布水按田,或山寨掩映。于静寂中若闻人声私语。老树与村寨两相映称、两相陪伴、两相相守、两相相知。走过春秋,走过苍桑……也道出了作者对故土的依恋和深情。

由传统筑基,以自然为师,作理智的创造、知性的提升、诗意的表达;推崇以书法入画法,笔墨劲键爽利、丰富多变,清新、苍润、大气,借古开今出新意;以笔代造化之功,以心体山川之气,欲以自家手法求我面貌之心日益强盛;以清旷韶秀、壮美含蓄的兼容南北地域的审美文化而耐人寻味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云掌财经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